从霸气门神到温柔管家 张益萌20年离不开曲棍球
来源:华西都市报 点击: 2018-05-11 18:18

张益萌当年在赛场上(资料图片)。

领队张益萌。

31度的春天,太阳火辣辣的“恶意”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,成都市太平寺运动技术学院走到“尽头”就是四川省棒球垒球曲棍球运动管理中心的曲棍球队训练场。下午两点过,队员们就在热辣的太阳下热身——慢跑、冲刺跑、接球、传球,然后把球门抬到半场,准备和远道而来的江苏队进行一场教学赛。

四川女子曲棍球队新任领队张益萌“姗姗来迟”,因为她之前在帮队员修窗子。三届奥运会、五届全运会,这位中国女曲、四川女曲的老将、“门神”从2018年1月起,有了新身份,在经历了退役、到机关实习、国外进修、复出后,接触曲棍球整整20年的张益萌最终选择的是回到这片不能再熟悉的“空坝坝”。当领队后的第一个小目标,张益萌说希望以领队的身份拿到第一个全运会冠军。

球员时代

不甘心“千年老二” 她选择复出

说到张益萌,这位中国女子曲棍球坛名副其实的“大姐”,她的职业生涯一度很坎坷——2008年北京奥运会,中国女曲在韩国名帅金昶佰的带领下冲进了决赛,遗憾的是,最后只拿到了一块突破历史的银牌。而在全运会中,代表四川队出战的张益萌也多次与冠军奖牌擦肩而过:第九届全运会第二名,第十届第三名,第十二届第二名……“不管是国家队还是四川队,从来没有拿过冠军,就是传说中的‘千年老二’,反正还是很不甘心。”这位国家队的老将、四川队的精神支柱,感觉和冠军的“缘分”差了那么一点点。2013年辽宁全运会后,30岁的张益萌选择了退役,过上了“该过的生活”——在四川省体育局上班。据说,张益萌每天来办公室上班,都是人未到声已至,“她来了,一层楼都听得到她的声音。”张益萌对这句吐槽的解释是——职业病,“以前当守门员嘛,防守啊、布置战术什么的,需要前面的队员听清楚,必须嗓门大。”

在省体育局待了一年后,张益萌又获得了国家体育总局派去韩国进修学习的机会。看似退役生活越来越按部就班,然而四川省女曲的一声召唤,她又回到了球场,恢复训练。“说实话,还是很不甘心。”

美国NBA巨星科比曾经说过,“我知道每天洛杉矶凌晨4点的样子。”而四川女曲姑娘们则会告诉你,“我们知道训练场清晨5点的样子。”四川女曲每周有至少两次的早操,无论冬寒夏暑她们清晨五点多起床,六点出操,30多岁的大姐张益萌又回到原点,过上了最熟悉的生活。

回忆夺冠之战 她忍不住又哭了

幸运的是复出的张益萌,在2017年天津全运会圆了冠军梦。那场决赛,四川队遇到了老对手辽宁队,两队的相遇仿佛复制了四年前的辽宁全运会决赛,不过,就像张益萌夺冠后说的那样,“我相信历史总会惊人的相似,但我也相信历史会被改写,即便是今天1:3落后时,我依然相信我们会赢。”

那场比赛可谓曲棍球历史上荡气回肠的经典比赛,常规赛时间两队打成1:1平,双方进行23米球决胜负,因为紧张,年轻的四川队很快1:3落后,此时,辽宁队已经提前庆祝夺冠。“后来听说,辽宁队的已经打电话回去报喜了。”

而实现惊天大逆转的关键人物是乐山姑娘吴梦荣,面对辽宁队守门员冲出球门的飞堵,她用身体挡住,赢得了一个改写历史的点球。“她完全用身体挡住了对方全副武装的守门员,相当于没有任何保护你去撞巴斯光年(《玩具总动员》穿太空服的男主)。”

夺冠后,四川队哭成了一片,这是四川女曲33年来的等待,三次银牌、两次铜牌、为中国女曲输送了80多位优秀选手的四川女曲终于加冕。而赛后,遗憾输球的辽宁队队员们也抱头痛哭,夕阳下,冠军和亚军都哭得稀里哗啦,还记得一位错过了比赛的记者走进赛场,根本分不清谁输谁赢。

颁奖时,四川女曲有手受伤的、有脚受伤的,吴梦荣是被队友背上领奖台的,“然后她在医院里躺了40多天,膝关节一共有四条韧带,她断了三条,后来还发现踝关节受伤……”说到这里,这位以刚健、霸气著名的门神忍不住流下眼泪,“不好意思,每次说这个都忍不住,真的,别人很难想象夺冠的背后付出的是什么……”直到半年后,吴梦荣依然在康复性训练,没有正式归队。

上任领队

打《王者荣耀》 领队大姐只为找共同语言

“你又感冒了,这个月你都感冒了好多次了,要注意到哦。”站在赛场边,张益萌略微有些揪心一位队员的身体,这场教学赛她当裁判,火辣辣的太阳下,满场跑。

“当领队两三个月了,还在摸索和学习,毕竟身份不一样了,很多东西都要转变。”当运动员时,她在后方大声地指挥队友防守,这种霸气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,当了领队后,张益萌说至少说话方式方法要变了。“以前不注意,现在身份不一样了,给队员提意见也好、说事情也好,态度语气也要注意。”张益萌给自己的定位是,希望这群小姑娘们把自己当家人、当朋友,“为了找点共同语言,不要有代沟,我也在打《王者荣耀》、也在‘吃鸡’,至少你要知道年轻人在想什么、在讨论什么,才能更好的交流和沟通。”

如今在四川省女子曲棍球队训练的孩子,年龄大多是“96后”,全运会冠军队伍的成员大多数在国家队训练。即便是那群队员,也有9个比张益萌小一轮。不过,这位大姐非常理解小妹妹们,“70后肯定觉得我们80后不如他们能吃苦,80后又觉得90后不如自己吃苦,当然,每一代人对吃苦的理解是不一样的,他们付出的方式是不一样的。我们那个时候条件就那样了,现在的孩子们看起来条件是好了,但他们付出的东西也不一样,我们是拼体力,她们在拼头脑。”张益萌说,这些年曲棍球这项运动的变化,也看得出时代在变化,自己作为领队,也必须跟得上这些变化。

运动员、助理教练、官员、再到领队,丰富的履历让张益萌很快适应了新的岗位,她也把自己多年的经历、学习到的先进思想分享给这群妹妹们。“我从来不认为运动员要在退役后进入社会那一天才开始学习,其实学习是贯穿在你的运动员生涯的,是一直在为自己的退役生活做准备的,而不是到了退役后才开始准备。运动生涯只是人生很短的一部分,只是青春的很小一部分。”

1998年,当时还是眉山女足队守门员的张益萌,因为拿了省运会冠军,被选到了四川省女子曲棍球队,她说当时自己完全不知道什么是曲棍球。20年后,她的生活依然被曲棍球围绕,泡一壶养生茶,坐在有年代感的看台上,身旁有个小队员在垫上做康复,“我的目标就是陕西全运会拿冠军,希望可以以领队的身份拿到第一枚金牌。”


编辑:天涯

曲棍球 张益萌

参与讨论